内国舆情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法视在线 >> 内国舆情

法官罔顾事实错误判断,谈何公平正义?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3日 点击数:

 

 

 

 

 

近日,家住江苏省新沂市新安街道的房先生身上发生的不公遭遇,让其事业遭受严重打击,一家原本红红火火的企业因为利益纠纷处于关门和倒闭状态!

如此合伙人:你将他拉上岸,他却将你踹下水

房先生是新沂市华诚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诚公司”)的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持股70%,是华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陈某都是新沂市新安街道的居民,也曾是关系不错的朋友,陈某此前一直靠承揽零星小工程为生,是个小包工头,2009年其独自承揽的高流镇商业街工程出现严重亏损,搞得债务缠身,2009年年底其找到房先生请求看在朋友份上拉他一把,当时恰逢华诚公司从新沂舜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处新承接到了唐店工业园工程(2010年1月签订承包合同),于是,两人谈好合作条件后,便让陈某负责该工程的施工,该工程双方合作较为顺利。2011年3月,经过长时间的努力争取,华诚公司终于在花费了80多万元的中介费并向发包方交纳了150万元工程保证金的高昂代价后拿下了新港商贸城B1标段和B5标段工程的承包施工权,每标段共4栋楼,总计承接8栋楼施工。该工程实际进场施工时间是2011年5月1日,先建了售楼部,2011年7月中旬正式进行涉案工程的施工,2011年10月即已施工至基础回填。发包方于2011年10月10日向华诚公司补发了中标通知书,并于2012年1月4日补签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开工日期为2011年8月10日,竣工日期为2012年4月12日。

与之前的唐店工业园工程一样,在合作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房先生又继续将新港商贸城工程交由陈某负责施工。工程基本完工后,双方于2012年5月左右补签了合伙《协议书》,协议确认工地现场管理由被陈某负责,确认的利益分配方案是工程款扣除各项施工成本后,赔和赢利双方各50%。然而,当2017年陈某取得了全部工程款后,态度一反常态,明确拒绝按合伙《协议书》确定的分配比例房先生支付合伙利益。无耐之下,房先生于2017年10月向新沂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案经过一审、二审,由于一审、二审法院审理该案存在一系列明显的法律适用和事实认定错误,致使房先生的正当诉求未获支持。

律师说法:对合伙关系的认定违背《民法通则》司法解释,裁判结果自然是错误的

对于房先生与陈某在涉案工程完工后补签的合伙《协议书》,北京市京师事务所鲍律师认为:一审、二审法院明显违背客观事实、以合伙《协议书》“未实际履行”为由,否认当事双方之间合伙关系的存在,并据此驳回房先生的一审、二审全部诉讼请求,实在令人费解,是严重错误的。试问公民自愿对已经完成的、属于“过去式”的民事行为事后补签的协议难道不是对之前合作关系的确认吗?“昨天已成过去”还存在“未实际履行”问题吗?合伙《协议书》开头“华诚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2010年承建唐店工业园工业大道、2011年承建新港商贸城”的内容清楚表明,合伙《协议书》不但包括涉案工程,还包括将近二年之前合作的唐店工业园工程,事后将先后两个合作工程放在同一份补签的合伙《协议书》里,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先后两个工程的合作方式、利益分配、具体操作等合作情形都一模一样的吗?另外,除合伙《协议书》外,能够直接证明本案合伙关系事实的证据还有多。其中在基于同一案件事实的另一起工程纠纷案中,陈某明确表示其与房先生之间是合伙关系(详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案号为(2016)苏民终253号)第9页第3段)以及陈某在该上诉案中提交贵院的答辩状,且陈某当庭也明确承认合伙《协议书》是2012年4、5月份左右补签(详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2016)苏民终253号)案的庭审笔录第11页倒数第5行),这些都是符合法律有关规定的证据,遗憾的是,一审、二审法院却以“当事人在他案的陈述不能作为本案的自认”为由未予采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46条规定:“公民按照协议提供资金或者实物,并约定参与合伙盈余分配,但不参与合伙经营、劳动的,或者提供技术性劳务而不提供资金、实物,但约定参与盈余分配的,视为合伙人。”显然一审、二审对合伙关系的认定也不符合该司法解释的规定,裁判结果是错误的。

呼唤正义:但愿“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不是口号

众所周知,在房地产调控的大背景下,建筑市场极其低迷,粥少僧多,建筑企业要想获取建设工程项目非常不易,在此情况下,华诚公司却将好不容易中标的案涉工程转包给陈某是极不合理的,而且从华诚公司厚厚几大摞支付工程费用账册来看,事实上华诚公司还在实际施工过程中承担大部的材料、人工等工程费用,这些行为都与建筑行业通常的工程纯粹转包或纯粹挂靠只收取固定利益且对实际施工不闻不问截然不同。试问对这种极不合常理的交易行为还能有其它更好的解释吗?

如果涉案工程完全是由陈某独自承包施工,正常情况下,陈某必然要实际投入大量资金,否则施工将难以进行,但在整个施工过程中,主要工程资金却是由房先生投入。可是一审、二审法院反倒认定房先生在合伙中没做事不该得,陈某却成了 “实际施工人”,倒可以利益独吞,试问情理何在?公允何在?

房先生认为二审裁判违反法定程序,二审判决书对他的代理律师针对一审错误依法发表的代理意见采取不提、不问、硬性回避的做法,既不采纳也不依法说明不采纳的理由,硬性照搬一审观点作出二审判决,这显然是对当事人诉讼权利的剥夺,有违客观公正的司法原则。如此审案又如何能做到党中央要求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呢?

房先生将于近日向法院提起再审诉讼,申请法院撤销对自己的不公审判,本网将继续关注。(法治中国网 宗世举)

 

原文来源:

http://smt.114chn.com/Webpub/440115/181207000001/ConTP190602000004.shtml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