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纵横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法视在线 >> 法制纵横

“盲井案”三名罪犯深度采访:家中都是贫困户

作者: 来源:华商报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点击数:

“盲井案”三名罪犯深度采访:家中都是贫困户

“盲井案”三名罪犯深度采访:家中都是贫困户

  热点追踪热线电话029-88880000

  山西“盲井案”6罪犯伏法

  昨日,华商报A07版报道了“山西‘盲井案’6罪犯伏法”的消息,以及华商报记者走访已经伏法的罪犯彭万军、白云贵、郭德靖老家情况,6日,华商报记者连线采访了另外三个罪犯王洪林、张元美、刘学军的家人、村干部及村民。

  ■王洪林:

  向父亲要钱关系闹僵

  “他给人家做上门女婿,有个女儿今年都已经10岁了。”5月6日,宁强县铁锁关镇小沟村村支书唐喜元说,今年40岁的王洪林在10多年前入赘到同镇的河口村做了上门女婿。

  唐喜元说,王洪林初中没有上完就外出打工,平时只有过春节才回来待10多天,所以村里人对他了解很少,对于他在外边究竟干什么也知之甚少。王洪林的父亲王某某说,儿子2008年就外出打工,并入赘到了河口村做上门女婿,第二年就有了一个女儿,今年女儿已经10岁,在上小学。“女儿由她妈妈带着,我们平时也很少见。”

  王某某说,儿子在外打工时,还经常打电话找他要钱,每年都要走几千元。“他说要在外边办什么厂子,但究竟干什么我们也不清楚。”王某某说,他今年已经71岁,老伴69岁患有慢性病,天天得吃药。山里人就靠种田挣得一点收入,拗不过儿子,他每年都给儿子汇钱,但钱究竟干了啥,他并不清楚。

  王某某说,因为自己脾气暴躁,所以平时和儿子关系比较紧张,尤其是事发前最后几年,因为不愿再给儿子钱两人关系彻底僵化,平时很少联系。直到儿子出事之后,他也不清楚儿子究竟在外边干了啥。但随后,他还是在女儿的帮助下,请了一名律师,前往山西了解案情,为儿子辩护。

  “律师去了一趟,回来告诉了我,说他在山西煤矿整死了人,把他的犯罪经过给我说了一遍,我就说,这下他肯定就保不住命了。”王某某说,回来后,律师说这个案子他没法接手,接手了也是死刑,最后他便再没有管这个事情。直到今年4月,他才在女儿和女婿的帮助下,前往山西的看守所见了儿子一面。

  “他也没说啥,就说自己为自己犯的罪行埋单。”王某某说,“他说的我也听不懂,他还让他姐姐照顾好我们老两口。”

  宁强县铁锁关镇河口村一位村干部说,王洪林确实是在他们村入赘。结婚后,因为常年在外打工平时很少见,只有过春节才回家,但回来后也不干活,整天在外玩耍,还爱赌博。

  “事发前,我听和他一起打牌的人说,王洪林打得都比较大,小了也不打。”该村干部说。唐喜元称,王某某家在2008年5·12地震后修建了几间房子,但因为没有钱到现在只是将主体修建起来并没有安装门窗,也没有粉刷。老两口还住在几十年前修建的土坯房中,去年被评定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

  ■张元美:

  有两段婚姻 父母是贫困户

  今年45岁的张元美是宁强县铁锁关镇朱家坝人。朱家坝村村支书蒋荣美说,张元美是本村人,父母都已经70多岁,他也是家里的独子。

  “他小学没毕业就外出打工了,这么多年一直在外边。”蒋荣美说,张元美平时在外打工很少回家,所以村里人对他并不太了解,平时他在外究竟干什么,村人里也不清楚。即便是张元美春节回家,也很少提起他在外边的打工生活。

  蒋荣美说,张元美小时候大家对他印象还不错,“那时他在村上见了人都很客气,他父母都老实本分,在村里口碑也不错。”

  随后,华商报记者与张元美同村的村干部取得了联系。“他家就四间土坯房,他父母还住在土坯房里。”这位村干部说,张元美曾结过两次婚,第一次婚姻女方就是他们一个镇的,婚后生了一个女儿,现在已经十二三岁,离婚后女儿由张元美的父母照管,现在在村里上学。

  第二次婚姻,女方是张元美在外地打工时结识的,是外省人,事发前还曾多次来过朱家坝村。“二婚也生了一个女儿,现在应该有五六岁了。”这位村干部说,张元美出事后,女方便带着女儿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爸知道儿子外边整死了几条人命,痛苦得不行,我还经常劝说他,给他宽心。”这名村干部说,“我劝他爸说,张元美在外边胡整,你莫要管他,你把身体搞好比啥都强。”

  同时,这位村干部说,张元美家情况并不好,目前他父母还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虽然房子是土坯房,但还是比较安全的。”这位村干部说,他们之前曾给张元美父亲申请了一笔资金,希望能新修一间房子,但老人比较倔强、固执,死活也不要这笔钱。

  “我们理解,他还是比较要强的一个人。”这位村干部说。

  ■刘学军:

  将村民骗到铜川煤矿杀害

  今年44岁的刘学军是略阳县金家河镇寒峰村纸房沟人。寒峰村村支书张世宏说,刘学军20多岁时父亲去世,之前他母亲就是改嫁过来的,后来又离开了。

  张世宏介绍,后来刘学军与邻村姑娘孟某某结婚,但因为身体原因多年没有小孩。治疗多年后,才有了一个男孩。

  刘学军的岳母、66岁的蒋某某说,女儿女婿结婚后,曾外出打工一年,随后女儿回家养猪、种田为生,女婿继续外出打工,“说是在外边开车拉水泥,但究竟干啥他回来也不说。”

  蒋某某说,2014年年底的一天,家里来了4个人,将女婿叫到房子里迟迟没有出来,随后便将他带走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问带走他的人究竟是啥事,他们就说问个事情。”蒋某某说,那天女婿刚在河边杀了一头过年猪回到家,还没吃饭就被带走了。女婿被带走时,外孙才出生几个月。

  张世宏说,就在刘学军被带走第二天,家里来了两名山西民警,他才得知,和刘学军住在同一条山沟的一个姓宋的小伙子,被刘学军骗到铜川一家煤矿杀死后骗取了32万元赔偿金。

  “这个小伙子当年才30多岁,他们两家一个住在沟上,一个住在沟下。”张世宏说,两家是同一个村但不是同一个组。当时,他带着两名民警到这个小伙子家去看了看。张世宏说,由于刘学军一直在外打工,所以村民对他了解不多,对他在外边打工的生活也并不了解,但每年春节回家时,刘学军都有打牌和赌博的习惯。

  华商报记者根据判决书看到,2009年9月初,白元贵、刘学军将33岁的宋某某骗至铜川市印台区王石凹办事处李家塔社区宏业煤矿,让宋冒用彭万军弟弟付万利的身份务工。

  2009年9月8日晚,白元贵、刘学军用铁锤、石块将宋某某杀死在井下。彭万军让其父亲付彩选(同案犯,已判刑)冒充死者亲属参与骗钱,从矿方拿到了32万元赔偿金。

  蒋某某说,女婿被带走后,女儿还曾到县上的看守所去问过,得到的答复是“丈夫犯了法,杀了人,可能出不来了”。当天,女儿就哭着回到了家里,从此再没有去看过刘学军。

  “家里没钱,条件也不好,没有路费。”蒋某某说,今年,刘学军的儿子已经5岁,在镇上的幼儿园上中班。“离家远,我女儿在镇上租了一间房子照顾娃。”平时,蒋某某和女儿在家靠养猪和种田补贴家用。

  张世宏说,因为刘学军被抓后,家里有老人和孩子,收入微薄,刘家在2015年被评为贫困户。 华商报记者 周金柱

(华商报)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