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国舆情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法视在线 >> 内国舆情

阜阳:绿化工程竣工4年多 林业局拖欠工程款难讨回

作者: 来源: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9日 点击数:

   900多万元的绿化工程款,催要4年多仍分文未到账,这可急坏了施工方。
 
    该事发生于安徽省阜阳市,正是滁新高速线50米长的道路绿化工程。工程由颍州区林业局发包,承包方为江西滕王阁环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滕王阁公司)。在工程开工前,林业部门未与沿线村民达成土地、青苗补偿协议,导致村民阻扰或破坏施工,令施工方损失惨重。
 
   工程完结,双方又因苗木是否“保活”问题引发双方纠纷,导致900多万元的工程款被拖欠至今。
 
施工受阻,工程损失惨重
 
    2014年11月13日,滕王阁公司在颍州区滁新、济广高速绿化提升工程中中标,并与颍州区林业局以“谈判文件”的形式敲定方案,且缴纳了8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接着,滕王阁公司从淮南项目中抽调李根全权负责工程施工。
 
    “当时,林业局为了应付阜阳市里的检查和现场会要求,没有跟我们签合同,就催促我们开工。”李根说,公司曾与颍州区林业局有过绿化工程合作,因此没有强硬提出签合同一事。
 
    2014年11月16日,绿化公司开始开始调度树源,工人开始进场施工。期间,他们从多地采购合计14200棵栾树进场。但这时,让他们始料未及的事发生了:政府并未对沿路涉及村镇土地租金及青苗进行补偿,施工遭到村民抵触,栽植难度极大。
 

 

颍州区三塔镇政府确认该辖区损坏株数


 
    “前面挖好的坑,后面就被村民填上,无法栽种;有些栽好的树还被村民推倒。”李根说,因为工期要求太紧,林业局没有对沿线农民的土地、青苗落实补偿,施工陷入了两难境地。多处施工地点的苗木运抵现场一个多月仍无法栽种,最终因土球全部晒干,失水严重死亡。不少栽种好的树苗也被推倒,支撑架80000根遭到损毁。甚至有的村民将施工队打的水井给填埋,严重影响了树苗的成活率。
 
    期间,滕王阁公司曾多次向颍州区林业局朱利峰局长反映该情况,要求对方按合同为施工作业提供必要的作业环境。但林业局迟迟未尽到职责,导致施工进展缓慢,村民与施工人员矛盾时有发生,较为严重的两起村民殴打施工管理人员因及时报警,事态才得以控制,但工期延长并造成苗木大量死亡损失惨重在所难免。
 
补签合同后,工程款迟迟未到位
 
     原本预计10天的工程,竟耗时2个月方才结束。2015年1月下旬工程完工后,在滕王阁公司的强烈要求下,双方按照中标时的承诺补签了施工合同,林业局将时间定格在2014年12月18日。
 
    按照合同约定,双方合同价款为908.8万元,付款周期约定为3批。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付合同价款的40%,一年后无质量问题付审定价的30%,满两年后(质保期满一周内)无质量问题,余款无息付清。
 
    李根向舆论网提供的2014年11月份的“谈判文件”中,显示该采购项目内容为“高速绿化提升”,合同价款908.8万元,控制金额为1136万元,批复采购方式为“竞争性谈判”。工期为10天,养护期两年,采购主要苗木为“栾树”。竞标保证金自动转化履约金,待项目竣工验收合格后一次性无息返还。
 
   “在完工后,我们申请验收,但因为春节临近一直没人验收。”李根说,在提交申请验收期间,他们还对人为因素导致的树苗死亡情况向林业局进行了报告,希望能够考虑实际情况给予追认棵数,没有获得认可。
 
    2016年1月24日,滕王阁公司再次向颍州区林业局提出申请对项目进行验收,对方仍没有组织人员验收。期间,因村民毁坏、树木未成活等原因,他们又补植了2900棵栾树。
 
    直到2017年,颍州区林业局方才给予验收,在滕王阁公司提供的一份《园林绿化工程竣工验收报告》中,记者注意到,该报告的开工时间为2014年12月18日,竣工验收一栏均为空白,在验收结论一栏中涉及多部门盖章签字时间均是空白。认定的合格总株数为9154棵。

 

2017年1月24日,颍州区林业局向区政府申请拨款


 
    从《关于2017年1月24日向区政府申请拨付滕王阁工程款的申请函》中,记者发现,申请款项为:4100992元(9154株*640元/珠*70%),扣除2015年2月项目借款2726400元(直接划拨的农民工工资),实际支付1374592元。
 
   “这是仅有的程序较为完成的验收,我们损失及乡镇证明的株数只字未提”李根说“这笔款当年就拨付下来了,但是被林业局扣留了,至今未进入公司账户。”。
 
验收完结存疑,绿化破坏却仍在持续
 
    为了拿到工程款,滕王阁公司的李根往返林业局数十趟,多次申请也没有得到回应。目前,林业局仅仅在政策的压力下,在2014年过年期间直接划拨了272.64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工程款则至今没有支付。
 
    林业局为何拖延至今,不愿支付工程款呢?对此,林业局的答复是,滕王阁公司未尽到补植养护的责任,树木大量死亡,从而导致验收工作无法完成。
 
   但对这一说法,李根并不认可。他还向记者提供的一份2015年1月29日的80万元的履约保证金凭证称,我们工程质量不合格,林业局根本不会退我们保证金;2016年1月24日,我们再次向林业局催验,但林业局迟迟没有组织实施,按照签订合同的通用条款,竣工结算发包人在收到承包人提交的申请书28内未完成审批且未提出异议的,我们就视为验收合格;2017年1月20日的这次验收,按合同应视为终验。
 
   “前期,种植受到人为因素影响,树苗运抵现场无法顺利植入,晾晒地头一个多月。有的即便勉强植入,却遭到村民的破坏,已错过最佳种植时间,虽然一直进行养护,但种植没多久,苗木大量死亡。”他说,这不是他们施工人员或栽植技术造成的。
 

    由于迟迟没有验收,栽种的树木在2017年又突遇变故:2017年,全市境内高速公路两侧3行大苗和长廊示范段绿化苗木不同程度存在死亡,其中滁新和济广高速公路部分路段死亡率高达50%。
 
 

 

阜阳市绿化委发文提及栾树死亡系气温突降


 
    对此,2017年4月27日,阜阳市绿化委员专门发布了一份《关于高速公路两侧进行绿化提升的通知》,提到树木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两点:冬天气温突降,导致部分栾树死亡;部分路段没进行土地流转,权属不清等造成。
 
    “2017年天灾人祸导致的大面积的栾树死亡,应属于不可抗力因素。”李根说,林业局将这部分损失计算在公司名下,要求他们补植。迄今为止,工程计划植树量1.4万多棵,加上补植与损失的株数,实际总量已达1.7万棵。“我们损失的株数均有地方乡镇出的证明材料,但林业局只认定9154多棵。”
 
在舆论网获得一份录音中可以证实,绿化提升项目所涉村镇村民并不知情,当时麦苗长了很高,群众抵触客观存在,据悉,高速路周边又要再次改造升级,施工方估计有近2千棵栾树不见去向,苗木破坏仍存,乡镇工作人员称是村民所为,但谁授意并不清楚。

 
   上述情况林业局获知后表示将彻查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有官方回应。李根称“若按林业局的2017年属初步验收,那接下来的2次验收更无从考证,加之又遭受各种损坏,这让他们忧心忡忡,却又无能为力”。
 
    滕王公司向舆论网表示,多次催要工程款,4年林业局迟迟不予兑现,他们无奈向阜阳市仲裁委提交仲裁,并追加施工期间的损失及林业局的违约责任。目前已立案,希望法律能给他们一个公正的裁决。(文/李新德)

 

 来源链接: http://fzwdb.net/a/fazhi/20190429/330.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