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关注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法视在线 >> 社会关注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作者: 来源:黑龙江晨报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8日 点击数: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国际物流园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红炉供热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借款协议

  文/摄生活报首席记者崔立东

  近日,本报接到牡丹江市红炉供热有限公司(下称红炉供热)反映,称牡丹江市两家国有企业拖欠其供热费长达5年之久,拖欠热费累计1350多万元,导致企业资金不能回流,甚至连电费和煤款都无力支付。由于欠电费,企业多次接到停电通知;因无钱购煤,企业面临熄火停炉的窘境。日前,生活报记者前往牡丹江进行了调查采访。

  民营热企被引入建热源铺设管网

  2011年,牡丹江市启动建设哈牡绥东国际物流园项目。该项目是牡丹江市根据省政府“八大经济区”区域发展规划,打造面向东北亚物流中心节点城市的战略构想提出的。项目分别被列为“省级督办项目”和“市长十大工程”之一。园区占地面积96万平方米。由于集中供热涉及过江管网铺设,成本高昂,资金紧张。恰当此时,民营企业红炉供热应运而生。

  2011年7月,黑龙江省哈牡绥东投资有限公司(牡丹江市政府融资平台)以招商引资的形式将林口宏大供热有限公司引入创办红炉供热公司。2011年至2015年4年间,红炉供热累计投入3000余万元完成了热源建设及供热管网的铺设。供热能力达到22万平方米,基本满足了辖区4户企业和916户居民的供热需求。

  可是面对记者,红炉供热公司总经理徐建军唉声叹气,“不怕你笑话,这个年我和我的公司都好悬没过去!三十晚上好几个债主在我家赖着不走……”

  两国企拖欠热费热企拿不出电费煤款险停炉

  “公司绝大部分热费收入来自园区4户企业,其中两大国有企业牡丹江龙裕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东安分公司(下称东安公司)和牡丹江广运交通集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运交通集团)占大头,占比接近热费总收入的一半。”徐建军对记者说:公司目前整体供热费年收入约为800多万元,扣除这两大国有企业的陈欠外,实际年热费收入约400多万元。

  据徐建军介绍,牡丹江市供热季从当年10月15日开始到次年4月15日结束,总计183天,红炉供热运营成本每天约40000元,其中燃煤约35000元,电费约2000元,人工等开支约3000元,这方面的总支出就700多万元。”徐建军说,维持正常供暖,红炉供热高峰期每天需要120吨煤。由于没钱买煤,几次面临停炉熄火的危险。库存煤炭最少的时候只有200吨,不够烧2天的。

  徐建军说,红炉供热的窘境皆为上述两大国企拖欠其热费造成的。自2015年至今年3月底统计,上述两大国企累计拖欠红炉供热公司热费1350多万元,这还没有算上滞纳金。其中,交通集团欠费五年共1000多万元,东安公司欠费四年350多万元。受陈欠热费拖累,红炉供热四处举债维持运营。到今年3月,累计拖欠电费7万余元。由于拖欠电费,供电局几次下达停电通知,企业只能向员工、家属及朋友拆借,不足的部分通过借款解决。

  今年春节前,由于拖欠电费和燃煤款,红炉供热面临停炉境地。徐建军介绍,当时公司相关负责人找到交通集团领导,该集团仅为红炉供热支付了5万元电费给电业局,而对于拖欠的上千万元热费,则表示无能为力。在徐建军一再哀求下,该集团出面担保,为红炉供热解决了15万元“过年钱”。徐建军称,双方约定利息3分,借款合同约定3个月,利息没有在借款合同中体现,但已经一次性扣除,借款15万元实际收到136500元。

  截至目前,红炉供热借款已经达800万元,供热季每月支付利息24万元,“利润都付了利息还不够。”

  国企都承认拖欠热费但就说没钱

  记者了解到,拖欠红炉供热巨额热费的两家国有企业中,牡丹江龙裕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东安分公司是经牡丹江市政府批准、由牡丹江市商务局主管的黑龙江哈牡绥东投资有限公司和牡丹江市住建局主管的牡丹江龙裕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共同组建。园区居民回迁小区爱河新城项目由东安分公司开发建设。另一国企牡丹江广运交通集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由牡丹江市交通局主管、牡丹江道路运输管理处100%控股的国有企业。牡丹江交通枢纽国际物流中心项目由广运交通集团开发建设。

  记者采访上述两家国有企业,了解拖欠热费的原因,虽然给出理由一大堆,但总结起来只有两个字“没钱”。

  采访时,牡丹江市广运交通集团副总经理郭某承认其公司拖欠热费事实,并对红炉供热的处境表示同情。他说,因为资金周转出现问题,红炉供热拖欠一笔400万元的贷款还不上,被纳入征信黑名单,“企业很难受,我们也很着急,也在积极想办法,想把红炉公司400万元欠款接过来,将企业黑户消除,以便于企业能够获得融资、贷款,继续发展。”郭总经理称,广运交通集团也在千方百计为红炉供热积极筹款,解决该企业支付电费、水费、煤款的资金需求。

  东安公司隶属于牡丹江市商务局。局长许立香在接到记者采访要求时称自己不十分了解情况,安排东安公司项目主管张涛接待记者。张涛则表示,拖欠红炉热费的问题确实存在,原因也很复杂,主要原因是公司没钱,其次是还需要对账,他只是一个留守人员,何时还款,如何还款他尚不能说清楚,需要公司领导层面决定。

  供暖季即将结束热企老板依然无法轻松

  “公司只能采用银行贷款及民间融资的办法来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但也由此陷入了债务深渊,借款有800万元,陈欠供热费如再不解决,企业将面临倒闭。”徐建军说。

  5年来,上述两大国有公司领导更换了好几任,历任领导都承认欠款事实,但是始终以“不了解以前的情况”“等着研究”等借口推脱。回首过去五年,红炉供热公司老板徐建军感慨万千:“企业为了原料购买、电费缴纳、人员工资、税款上缴所需要的资金四处奔波。而拖欠供热费的国企呢?态度好的说‘再等等,再坚持坚持,我们也在积极想办法,正在上会研究方案’,结果一等就是五年;不负责任的,前期还联系得上,说些理由,后期连领导都见不到了。”

  “严冬已过,这个供暖季即将结束,可是我一点都轻松不起来。”徐建军痛心地表示,“作为经营中的企业,经营不善倒下不丢人,但以这种方式倒下,让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国际物流园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红炉供热

牡丹江一热企老板反映:两国企拖欠热费1350万元

  借款协议

  文/摄生活报首席记者崔立东

  近日,本报接到牡丹江市红炉供热有限公司(下称红炉供热)反映,称牡丹江市两家国有企业拖欠其供热费长达5年之久,拖欠热费累计1350多万元,导致企业资金不能回流,甚至连电费和煤款都无力支付。由于欠电费,企业多次接到停电通知;因无钱购煤,企业面临熄火停炉的窘境。日前,生活报记者前往牡丹江进行了调查采访。

  民营热企被引入建热源铺设管网

  2011年,牡丹江市启动建设哈牡绥东国际物流园项目。该项目是牡丹江市根据省政府“八大经济区”区域发展规划,打造面向东北亚物流中心节点城市的战略构想提出的。项目分别被列为“省级督办项目”和“市长十大工程”之一。园区占地面积96万平方米。由于集中供热涉及过江管网铺设,成本高昂,资金紧张。恰当此时,民营企业红炉供热应运而生。

  2011年7月,黑龙江省哈牡绥东投资有限公司(牡丹江市政府融资平台)以招商引资的形式将林口宏大供热有限公司引入创办红炉供热公司。2011年至2015年4年间,红炉供热累计投入3000余万元完成了热源建设及供热管网的铺设。供热能力达到22万平方米,基本满足了辖区4户企业和916户居民的供热需求。

  可是面对记者,红炉供热公司总经理徐建军唉声叹气,“不怕你笑话,这个年我和我的公司都好悬没过去!三十晚上好几个债主在我家赖着不走……”

  两国企拖欠热费热企拿不出电费煤款险停炉

  “公司绝大部分热费收入来自园区4户企业,其中两大国有企业牡丹江龙裕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东安分公司(下称东安公司)和牡丹江广运交通集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运交通集团)占大头,占比接近热费总收入的一半。”徐建军对记者说:公司目前整体供热费年收入约为800多万元,扣除这两大国有企业的陈欠外,实际年热费收入约400多万元。

  据徐建军介绍,牡丹江市供热季从当年10月15日开始到次年4月15日结束,总计183天,红炉供热运营成本每天约40000元,其中燃煤约35000元,电费约2000元,人工等开支约3000元,这方面的总支出就700多万元。”徐建军说,维持正常供暖,红炉供热高峰期每天需要120吨煤。由于没钱买煤,几次面临停炉熄火的危险。库存煤炭最少的时候只有200吨,不够烧2天的。

  徐建军说,红炉供热的窘境皆为上述两大国企拖欠其热费造成的。自2015年至今年3月底统计,上述两大国企累计拖欠红炉供热公司热费1350多万元,这还没有算上滞纳金。其中,交通集团欠费五年共1000多万元,东安公司欠费四年350多万元。受陈欠热费拖累,红炉供热四处举债维持运营。到今年3月,累计拖欠电费7万余元。由于拖欠电费,供电局几次下达停电通知,企业只能向员工、家属及朋友拆借,不足的部分通过借款解决。

  今年春节前,由于拖欠电费和燃煤款,红炉供热面临停炉境地。徐建军介绍,当时公司相关负责人找到交通集团领导,该集团仅为红炉供热支付了5万元电费给电业局,而对于拖欠的上千万元热费,则表示无能为力。在徐建军一再哀求下,该集团出面担保,为红炉供热解决了15万元“过年钱”。徐建军称,双方约定利息3分,借款合同约定3个月,利息没有在借款合同中体现,但已经一次性扣除,借款15万元实际收到136500元。

  截至目前,红炉供热借款已经达800万元,供热季每月支付利息24万元,“利润都付了利息还不够。”

  国企都承认拖欠热费但就说没钱

  记者了解到,拖欠红炉供热巨额热费的两家国有企业中,牡丹江龙裕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东安分公司是经牡丹江市政府批准、由牡丹江市商务局主管的黑龙江哈牡绥东投资有限公司和牡丹江市住建局主管的牡丹江龙裕城市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共同组建。园区居民回迁小区爱河新城项目由东安分公司开发建设。另一国企牡丹江广运交通集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由牡丹江市交通局主管、牡丹江道路运输管理处100%控股的国有企业。牡丹江交通枢纽国际物流中心项目由广运交通集团开发建设。

  记者采访上述两家国有企业,了解拖欠热费的原因,虽然给出理由一大堆,但总结起来只有两个字“没钱”。

  采访时,牡丹江市广运交通集团副总经理郭某承认其公司拖欠热费事实,并对红炉供热的处境表示同情。他说,因为资金周转出现问题,红炉供热拖欠一笔400万元的贷款还不上,被纳入征信黑名单,“企业很难受,我们也很着急,也在积极想办法,想把红炉公司400万元欠款接过来,将企业黑户消除,以便于企业能够获得融资、贷款,继续发展。”郭总经理称,广运交通集团也在千方百计为红炉供热积极筹款,解决该企业支付电费、水费、煤款的资金需求。

  东安公司隶属于牡丹江市商务局。局长许立香在接到记者采访要求时称自己不十分了解情况,安排东安公司项目主管张涛接待记者。张涛则表示,拖欠红炉热费的问题确实存在,原因也很复杂,主要原因是公司没钱,其次是还需要对账,他只是一个留守人员,何时还款,如何还款他尚不能说清楚,需要公司领导层面决定。

  供暖季即将结束热企老板依然无法轻松

  “公司只能采用银行贷款及民间融资的办法来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但也由此陷入了债务深渊,借款有800万元,陈欠供热费如再不解决,企业将面临倒闭。”徐建军说。

  5年来,上述两大国有公司领导更换了好几任,历任领导都承认欠款事实,但是始终以“不了解以前的情况”“等着研究”等借口推脱。回首过去五年,红炉供热公司老板徐建军感慨万千:“企业为了原料购买、电费缴纳、人员工资、税款上缴所需要的资金四处奔波。而拖欠供热费的国企呢?态度好的说‘再等等,再坚持坚持,我们也在积极想办法,正在上会研究方案’,结果一等就是五年;不负责任的,前期还联系得上,说些理由,后期连领导都见不到了。”

  “严冬已过,这个供暖季即将结束,可是我一点都轻松不起来。”徐建军痛心地表示,“作为经营中的企业,经营不善倒下不丢人,但以这种方式倒下,让人难以接受!”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