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文学 >> 杂文

老王有故事

作者:缪崟 来源:法视网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2日 点击数:

晚上,我正在家里吃饭,感觉有人在我的门外转悠,出门一看:是老王。老王今年五十五、六岁,是个内退人员,住在一楼,他可是个好同志,下雨通个水道,下雪扫个通道,楼道的灯不亮了,防盗门坏了,都是他免费修的。

大家给钱他不要。这种事儿多了后,大家就说:老王,以后有用得着我们的,只管说话。老王就说 :一定,一定。可是,却很少求人。

看见了我,老王忽然转身便走。“进来,进来。都到门口了哪有不进的道理。”我连拉带扯地把他请进家门,他却满脸通红,哼哼唧唧地说不出完整的话儿。老王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他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今天,他是怎么了?

哦,忘了告诉大家我是干吗的了:我是个律师。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老王终于开口了:

就在我们的楼前,有个影剧院,刚刚建起的时候,老板出了车祸,结果二十多年了,从建起的那天起,因为种种原因,影院——包括其门前的极大一块场地,就无人管理,始终闲着。当然,隔三差五的,老王会无偿地打扫一下。

前些天,一外地来的马戏团看好了这块地,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就在其空地上安营扎寨,热热闹闹地开锣营业。老王瞧出了门道,不甘心让这些人无偿使用,就以影剧院管理人的身份向他们收取了二百元钱,该款没有上交任何部门,他自己留下了。也不知此事是怎样泄露的,今天公安局有人给他打电话,说他涉嫌敲诈勒索,要求他明天到公安局交代清楚,老王辩解说——他没有说一句重话,更没有动手或威胁,他只告诉马戏团的人说自己是影院管理员,他们就说明白明白,主动给了三百元,他没有全留下,退回一百元。公安局的人竟然训斥他,警告他不准狡辩,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管他究竟做过什么,他明天都必须老老实实地到公安局去交代清楚,最后还严厉地警告他说如果他不去,将拘传他去。

这怎么能说是敲诈勒索?这明明是无因管理嘛,顶多算个不当得利!

原先,我们的司法系统对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先推定他构成了犯罪,这种有罪推定逻辑和行为,必然造成公检法部门对犯罪嫌疑人都没有好态度,也是刑讯逼供的根源;但现在实行无罪推定了——就是先假定当事人没有犯罪,再以证据来认证是否有罪——还这样不分青红皂白,难道是习惯使然?

我对老王说:“没事,明天我陪你到公安局去。记住,要告诉他们二点:一、这块空地无人管理,是你在经常打扫、整理;二、收取的钱你是为将来出现的影剧院主人暂存的,到时你会还给他。这样,在法律上你的行为属于民事上的无因管理,你不但不受处罚,还会得到表扬。”

“我确实经常在这里忙乎,不过,我没有想过将这笔钱给谁存下,我连将来影剧院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考虑把钱给他留下?我只是想将这笔钱用于我们楼的日常维修,以后再有零七八碎的事,大家也不必考虑给我摊钱了。”

“不,你想过了:影剧院的主人出现时,你就会将钱还给他。”

“可是,可是,我真没那么想呀。”

“听着,你就是这样想的——你必须这样想!”

“好吧。”

公安人员不知我是何人,根本没有理睬我,开口就命令老王立正站好,我急忙表明自己的身份并向他们讲明情况。也许是我的身份让公安人员有所顾忌,也许是现在的公安人员素质普遍提高了,总之,公安人员的态度大大和缓,请我先到办公室喝茶,他们单独向老王讯问。

老王按我说的进行,真的就没事了。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谁想到有个写小说的,叫张军青的“假作家”好事,不好好地写小说,却以表扬老王好人好事的形式将这事发到了报纸上,结果弄得本地的报纸、电视和网络是沸沸扬扬:有说老王的,有说公安局的,有说律师的;有说好的,有说坏的,还有的也不说好也不说坏的。

如此一来,公安局不干了,他们打来了电话,让老王再去公安局一趟,他们要跟老王好好聊聊。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