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文学 >> 杂文

生日礼物

作者:缪崟 来源:法视网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2日 点击数:

玉珠踮起脚,踩在铁皮棚子的小卖部门口的长条石上。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她趴在柜台上,伸出手,掌心里攥着地那一张破旧纸币这才舒展开来,“给我一瓶百草枯。”她坚定地说道。在来的路上,这句话在心中过了一百遍,她甚至也做好了,若别人问为何来买百草枯,就说是爸爸要她来买的这套说辞的准备。可是,小卖部里的大叔,头也不抬的收了钱,之后又把印着“百草枯”字样的一个塑料瓶垛在了玻璃柜台上。

玉珠将这“百草枯”双手拿着,捧在胸前,走到快见着家里大门的拐弯处,迅速将这个塑料瓶塞进了自己早已看不清本来色彩与图案的破书包里。

玉珠刚进家门,又听见了里屋里传来的阵阵哀嚎,哪怕是一年一次的生日这天,也要伴随着妈妈隐隐约约地哭泣和爸爸那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妈妈身上的闷响。

玉珠又紧了紧身上的书包,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爸爸,”玉珠喊了声正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竹篾的男人,他此时半眯着眼,醉醉醺醺地朝玉珠靠了过来:“喲,玉珠放学了啊,今天回来的挺早呀,对了,今天还是你的生日呢。”男人作势要去摸玉珠的头,玉珠一个后退,转身让开了。

玉珠径直从匍匐在地上的女人身边走过,女人木讷讷地趴着,眼神空洞又迷茫,手臂上还有隐隐的血丝顺着流淌。玉珠像没有看见她一般,一声不吭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外面的男人女人也渐渐地安静了下来,玉珠小心翼翼地将书包里的瓶子拿了出来,藏到了柜子后面。她坐在床沿上,手回来的在垫褥上摩挲着,仿佛内心正在受着什么煎熬。

妈妈刚嫁给现在的爸爸的时候,爸爸对他们母女俩是真的好,又是给妈妈买新衣服,又是给自己买新书包的。可这才过了没一年,妈妈一直没有怀上小弟弟,继父便原形毕露,每天田里活做完了以后,就回来喝酒、打妈妈,自己拉了几次,都被继父一道暴打,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玉珠看了一眼窗外,还好,天还没黑。玉珠将散落在角落里的课本收拾了几本,摊开在床上,好歹让我再看一次书本吧,玉珠心想。

她把书翻开了几页,想起自己第一天去上学,第一次看见这么崭新、崭新的东西,那么的爱不释手,那么的充满着希望,而现在……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玉珠不自觉的开始发起抖来。

玉珠正要预备上床的时候,继父果然又走了进来,他面带笑容地走到床边,对玉珠说:“学校在今天怎么样啊?”他一面用言语关心着玉珠,一面用手在玉珠的身上摸来摸去。玉珠左右躲闪着,却怎么也拗不过父亲这“坚实”的身躯。

这么多年来,她不是没有抗争过,但无论她喊的多么凄惨,她的母亲,却如聋子一般,从未踏入过她的房间,从未拯救过哪怕一次,自己这个幼小的、急需保护的女儿!

今晚的夜格外的漫长,玉珠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旁的呼声此起彼伏。玉珠感觉自己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夜一样平静过,仿佛还有所期待,期待着着自己奢望中的某件礼物。

第二天一早,玉珠起的比任何人都早,她像往常一样熬着稀饭,只是今天,她毫不犹豫的将昨晚藏起来的“百草枯”兑到了饭汤里。

她特意等稀饭凉了点才端上桌子,等爸爸妈妈都坐下来以后,又特意将盛在小碗里的稀饭递给了他们。就在这一瞬间,玉珠感觉自己的眼泪要忍不住了,她迅速转过身去,佯装着在干活。

也许5分钟、也许10分钟,玉珠在旁边焦虑地忙这忙那,终于亲眼看见了他们吃下去,亲眼等到了他们抽搐,亲眼看见他们在挣扎、倒地,亲眼等待着,静静地等待着……

等到他们都不动了,玉珠缓缓地走了过去,坐在爸爸妈妈的身边,她流着泪,笑着对自己说:“生日快乐,玉珠,这是最好的礼物。”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