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文学 >> 杂文

娘的金链子

作者:缪崟 来源:法视网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2日 点击数:

夜,黑暗,阴冷,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什么破天气?他蜷缩在床头,喃喃自语。

窗外起风,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阵饭菜香。好香啊,他咽了咽口水,和娘做的饭菜一样香。突然之间,他很想家,已经有半年没回家了,不知道最近娘一个人在家过得好不好。对,打个电话回家。

电话通了。儿啊,是你吗?一个苍老、急促的声音传过来。

他诧异。娘,我还没开口,您咋知道是我?

儿呀,娘想你,天天盼着你的电话啊!

娘,儿在外面出差忙,儿也想您。他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

儿呀,你啥时候回来啊?

他一愣,这,说不准。

你能不能尽快回来一趟?电话那头的娘语气焦急,娘的金链子不见了!

什么,金项链不见了?那可是娘的命根子!自打他记事以来,娘就一直宝贝着,看得格外重,娘一定急死了。

娘,您别急,我这就回来,给您找到。我先挂了。他挂断电话,迅速起身,开始收拾,当晚就背着简单的行李,一路租车、倒车,几经颠簸、劳顿,终于在第二天中午时,回到了老家的小山村。

小山村正下着雨,但还是那么郁郁葱葱,景色宜人。他无心欣赏,只是急匆匆地往家赶。离家越来越近了,他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轻了。到了!那无比熟悉、日思夜念的家!不过,他没有立即进门,而是四处瞅瞅,确定无人,这才推开了门。

娘,我回来了!他兴冲冲地往屋里走。

我的好儿子,你终于回来了!娘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一脸欣喜。

娘,您的金链子怎么不见的?他急切地问,咦,怎么老村长也在这?原来他只顾着找娘,没注意到老村长也在屋里坐着。

娃啊,我和你娘都在等你。老村长语重心长地说。

老村长,你也等我?他警惕起来,四处张望。

别看了,除了我和你娘,没其他人。老村长不紧不慢地说。你的事我和你娘都知道了。

我,我有什么事?你们,你们知道啥?他支支吾吾,头上开始冒汗。

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老村长一脸严肃。

娘,别听村长瞎说,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儿子刚回来急,没带啥东西,儿子出去一下,买点东西马上回来。他说完,转身欲走。

站住,你小子想往哪走!老村长大声喝道。

儿啊,你别走啊!娘一声哀求。他转身的脚步立刻停在了原地。                     

你都成老赖了,你娘不知道?全村人都知道了!老村长站起来,走到他跟前,一脸沉重。你爹早逝,这个家全靠你娘一人苦苦撑着。村里人同情你们孤儿寡母,几次给你娘说亲,你娘全都拒绝了,说怕对你不好。打小你就是你娘的骄傲,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好孩子、好学生,直到你参加工作,你娘才缓口气,脸上多了笑容。村里人都说你娘有福了,可以跟你去城里享福了。你娘从来都只说只要娃好就行,不能麻烦他。谁曾想,你小子在外面欠钱不还,都被贴在我们村里公告栏了,你都干什么了?你知道你娘这些天怎么过来的吗?吃不好、睡不好,整天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你说,你还想跑,你对得起你娘吗?

娘啊!他跪倒在地,泪如雨下。

娘,我错了。我只是想早点挣到大钱,但,投资失败了。他抬不起头来。

儿呀,快起来。没关系的,犯错肯改就行了。你从小就是知错能改的好孩子,娘不怪你。娘也泣不成声。

娘,我这就去法院,请求他们再给我些时间还钱。他语气坚决。刚走两步,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娘,您的金链子我帮你去屋里找找。

不用找了,你娘把他变卖替你还钱了。

不,娘的金链子找到了。娘移步走到儿面前,怜爱地看着他,儿啊,你就是娘的“金链子”。

娘啊!他紧紧抱住了娘,任泪水向屋外的雨水一样肆虐。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