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您现在的位置:法视网 >> 文学 >> 杂文

寂寞的桥

作者:缪崟 来源:法视网 录入者:admin 审稿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2日 点击数:

 

晓晓

青天村和孝肃村之间有条河,河宽数十米,河上简易木桥每遇汛期洪水暴发,就是一次考验。有几次被冲得无影无踪,两村只好一起动手重新架设。

据说,这两村在很早以前是一个村子,是中国历史上以清廉著称的包公的诞生地,因为行政区划设置才一分为二,所以取名为青天和孝肃。祖先遗训的碑刻一直都在,每到包公诞生日,都要集会重温,成为盛大的节日。也因此民风纯朴,敬老爱幼,和睦相处,好学上进,出了不少人才。解放后,出的最大的官是一省之长,问题也出在这个省长身上。

在省长还没当上省长之前,几乎每年回来参加包公诞生日活动,就是不想回来都不行。家族里的长者,会一个个电话催促,直到回来为止。可随着官越当越大,电话不接了,然后是停机,没人能和他联系上。

好不容易回来了一次,站在河边,不敢过河上的木桥。皱着眉头,黑着脸,当时就打电话。第二天,一大班车辆人马驻扎在了河边,轰轰烈烈地开始建桥,水泥大桥。不到一个月时间,大桥建好了,宏传气派,像一条彩虹落在了河上。村民们喜笑颜开,不只是方便,在桥上还闲逛聊天成了休闲的方式,成了一道从没有过的风景。

有一些人起哄着在桥头竖了块石碑,把省长的光宗耀祖和造福家乡的功德大大赞颂了一番,名曰孝贤桥。只要从桥上过,就能看到。有村民说,那是激励,对后生晚辈的激励。

总有几个老人,从建桥开始,就坐在远远的地方看,吧嗒着旱烟,沉默得像块石头。年轻人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享受生活才是主要的,他们已经落伍了。

突如其来的一天,一个消息像霹雳从天而降,把两个村子的所有村民砸得没脸出门。就是在家里,说话的声音都小了,浑身不自在,也没了笑容。

怎么会呢?他俩同样也是包公的后代呀,省长家在青天村,省长夫人家在孝肃村,从小诵读着祖宗的遗训长大的。可一段时间过去,报纸电视上都纷纷报道了,因为贪污受贿等罪行特别严重,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双双判处死刑。

河上的桥一夜之间没人走了,冷清了下来。有年幼的孩子蹦蹦跳跳着刚要靠近,被父母一声断喝,硬给拉了回来,头上还挨了两巴掌。不但不走,看在眼里还特别胀眼窝心,可想躲都躲不开。

再过河时,宁愿绕行好几里路,也不从桥上走。那桥,成了寂寞地摆设,还时时刺激着所有村民的神经。

两村的老村长,也是包氏家族的长者,召集全体村民开会。一个不拉,全都到了,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可没有一个人说话,都沉默着,只听见粗重的呼吸声,听见旱烟的吧嗒声。有个中年男人坐不住了,提议说:把它给炸掉吧,眼不见,心为净。有人反对,说:那是国家的钱建造的,不能罪上加罪。男人急了,大叫:可那是我们包氏家族的耻辱啊,一看到它,就抬不起头。

两个老村长头靠在一起,嘀咕了两句,其中一个说话了。犯罪之人已经接受法律的惩罚,为包氏家族清理了门户,但孽已造,也可以是压在心头的警示。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把给国家造成的挽回来呢?比如,我们自己出钱,把造桥的钱给国家还上。这桥,就等于是我们自己造的了。

这个主意一出来,一下子热闹了,都七嘴八舌地说行。现场表决,全部同意,立马开始行动,一方面专门派人到政府了解建桥费用情况,一方面成立财务小组,负责收集各家各户的钱。好多人家,特意从银行贷出款来交上,仿佛交上了钱,心才安,头才抬得起来。

不出一个星期,建桥款就筹集齐备,写就一封致人民政府的信,每人签名捺手印,呈交给了当地政府。

有人觉得还不够,把原来的碑刻倒过来放置,再在旁边重新设置一块石碑,上刻耻辱桥三个大字。

桥不再寂寞了,但不是往日的热闹,走在桥上的人,没了欢声笑语。脚步在桥上,心在两块碑,细细诵读,比读祖宗遗训还上心,还入心,还沉重。

 

晓晓

青天村和孝肃村之间有条河,河宽数十米,河上简易木桥每遇汛期洪水暴发,就是一次考验。有几次被冲得无影无踪,两村只好一起动手重新架设。

据说,这两村在很早以前是一个村子,是中国历史上以清廉著称的包公的诞生地,因为行政区划设置才一分为二,所以取名为青天和孝肃。祖先遗训的碑刻一直都在,每到包公诞生日,都要集会重温,成为盛大的节日。也因此民风纯朴,敬老爱幼,和睦相处,好学上进,出了不少人才。解放后,出的最大的官是一省之长,问题也出在这个省长身上。

在省长还没当上省长之前,几乎每年回来参加包公诞生日活动,就是不想回来都不行。家族里的长者,会一个个电话催促,直到回来为止。可随着官越当越大,电话不接了,然后是停机,没人能和他联系上。

好不容易回来了一次,站在河边,不敢过河上的木桥。皱着眉头,黑着脸,当时就打电话。第二天,一大班车辆人马驻扎在了河边,轰轰烈烈地开始建桥,水泥大桥。不到一个月时间,大桥建好了,宏传气派,像一条彩虹落在了河上。村民们喜笑颜开,不只是方便,在桥上还闲逛聊天成了休闲的方式,成了一道从没有过的风景。

有一些人起哄着在桥头竖了块石碑,把省长的光宗耀祖和造福家乡的功德大大赞颂了一番,名曰孝贤桥。只要从桥上过,就能看到。有村民说,那是激励,对后生晚辈的激励。

总有几个老人,从建桥开始,就坐在远远的地方看,吧嗒着旱烟,沉默得像块石头。年轻人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享受生活才是主要的,他们已经落伍了。

突如其来的一天,一个消息像霹雳从天而降,把两个村子的所有村民砸得没脸出门。就是在家里,说话的声音都小了,浑身不自在,也没了笑容。

怎么会呢?他俩同样也是包公的后代呀,省长家在青天村,省长夫人家在孝肃村,从小诵读着祖宗的遗训长大的。可一段时间过去,报纸电视上都纷纷报道了,因为贪污受贿等罪行特别严重,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双双判处死刑。

河上的桥一夜之间没人走了,冷清了下来。有年幼的孩子蹦蹦跳跳着刚要靠近,被父母一声断喝,硬给拉了回来,头上还挨了两巴掌。不但不走,看在眼里还特别胀眼窝心,可想躲都躲不开。

再过河时,宁愿绕行好几里路,也不从桥上走。那桥,成了寂寞地摆设,还时时刺激着所有村民的神经。

两村的老村长,也是包氏家族的长者,召集全体村民开会。一个不拉,全都到了,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可没有一个人说话,都沉默着,只听见粗重的呼吸声,听见旱烟的吧嗒声。有个中年男人坐不住了,提议说:把它给炸掉吧,眼不见,心为净。有人反对,说:那是国家的钱建造的,不能罪上加罪。男人急了,大叫:可那是我们包氏家族的耻辱啊,一看到它,就抬不起头。

两个老村长头靠在一起,嘀咕了两句,其中一个说话了。犯罪之人已经接受法律的惩罚,为包氏家族清理了门户,但孽已造,也可以是压在心头的警示。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把给国家造成的挽回来呢?比如,我们自己出钱,把造桥的钱给国家还上。这桥,就等于是我们自己造的了。

这个主意一出来,一下子热闹了,都七嘴八舌地说行。现场表决,全部同意,立马开始行动,一方面专门派人到政府了解建桥费用情况,一方面成立财务小组,负责收集各家各户的钱。好多人家,特意从银行贷出款来交上,仿佛交上了钱,心才安,头才抬得起来。

不出一个星期,建桥款就筹集齐备,写就一封致人民政府的信,每人签名捺手印,呈交给了当地政府。

有人觉得还不够,把原来的碑刻倒过来放置,再在旁边重新设置一块石碑,上刻耻辱桥三个大字。

桥不再寂寞了,但不是往日的热闹,走在桥上的人,没了欢声笑语。脚步在桥上,心在两块碑,细细诵读,比读祖宗遗训还上心,还入心,还沉重。

 
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