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视网 主办 返回建言献策

作者:雷俊 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2日

  近日,由《甘柴劣火》一文引发的“洗稿”争议在国内媒体圈中引发巨大反响,甚至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国内媒体圈的意见“分裂”。一部分媒体人力挺“呦呦鹿鸣”,一部分媒体人力挺《财新》,在诸多媒体圈内平台上争执不休。这件事对当前国内媒体圈生态影响之大,尤其是放在媒体产业面临技术冲击和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远远超出公开的几篇文章的反响,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新时代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之间的巨大隔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1.“洗稿”行为定性标准缺失

  “洗稿”并非新媒体时代的新生事物。对其他媒体报道过的新闻事实进行个性化编辑、整理,一直是传统媒体新闻采编的一种重要手段。此次事件的双方当事人皆拥有丰富的传统媒体经历,因此,这件事并不能单纯的视为新媒体时代的著作权抄袭。之前的所谓新媒体“洗稿”,方式较为简单粗暴,即是对几篇相似内容的简单整合,且完全不给出来源,因此一向为媒体界所不耻。但此次《甘柴劣火》的“洗稿”,是对大量媒体报道内容,进行了个性化改编,并且在文内多处给出了著作权来源,虽然在技术上不乏取巧,但与传统媒体的新闻采编手段非常相似,也因此方引起媒体圈的巨大争议。

  2.“洗稿”行为与抄袭行为的界限不明确

  即使在知识产权保护严格的海外,对媒体的新闻类内容的保护仍然有一定的自由尺度。一个在这次争议中被反复用来举例的案例即是,著名媒体人徐达内之前在FT中文网撰写的专栏《媒体札记》,其主要表现形式即是对当天欧美主要媒体相关新闻内容的摘录和个性化风格的整合编辑。从撰写形式上看,其与《甘柴劣火》的“洗稿”有很大的相似处,但不但没有被认为是抄袭,反而于2013年获得亚洲出版业协会的年度“卓越新闻奖”。

  3.著作权交易渠道缺乏

  在当前国内媒体行业实际情况下,新媒体缺乏操作简单且公平公正的内容授权使用渠道。以个人自身经历为例,当年创办《新华书摘》报,作为一份书摘类报纸,每期都要摘录数十本图书的内容,且报纸出版周期较短,根本没时间与一家家出版社沟通取得授权。但当时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下属有专门的版权保护基金,因此每期报纸出刊后,只需要把相关的版税打入该基金即可,一旦有出版社提出版税争议,基金会先出面支付,若对金额有异议,再由报社与出版社进行协商。这大大降低了报社运作的难度。与之相似,早年国内媒体界存在诸如“都市报联盟”等多个媒体联盟,联盟所属的报刊发布的内容,其他报刊可以先使用,再付费。而反观现在,新媒体由于其在法律地位上的尴尬,并没有一个好的内容授权使用渠道,这就一定程度上迫使新媒体“铤而走险”,进行类似“洗稿”的操作。

  综上可见,此次《甘柴劣火》引发的争议,并非是单纯的新媒体抄袭传统媒体内容的争议,而是对新时代背景下,新媒体内容创作的定位,以及政府有关部门对其的管控、引导方式的争议,是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两种媒体形态本身的冲突引发的争议。为此,建议:

  1.搭建著作权交易平台

  仿效文交所等现有的文化产业产权交易平台运作模式,建议由相关政府部门牵头打造一个简单有效的新闻知识产权授权平台。相关需求方可以到该平台上,以相对公平的价格购买到所需授权内容的许可,并按照授权协议所载的方式,对授权内容进行规范化编辑整理。

  2.组建自媒体授权联盟

  可以组织国内各大自媒体平台联手合作,打造一个由自媒体和传统媒体组成的内容授权联盟。联盟成员间可在一定的规范下,对内容授权使用。甚至可以探索效仿电商引流模式,传统媒体授权新媒体对其内容分销推广。如新媒体在授权内容使用时写明:该段内容来自某传统媒体,更多内容可去该媒体付费阅读等。

  3.加快制定行业标准

  建议加快研究出台自媒体抄袭、“洗稿”的行业认定标准,并通过制定标准“负面清单”的方式,让自媒体明确内容使用的“底线”。

  4.处理一批典型案件

  从反击美国对华知识产权保护指控的角度出发,建议由最高法出台内部指示,要求各地方法院对类似自媒体抄袭、“洗稿”的案件,简化审批难度,从严从快判决,并争取打造几个典型案例,震慑当前自媒体随意抄袭、粗暴“洗稿”的行为,并将之作为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行动内容。

  5.加强行业规范自律

  借鉴微博、微信对内容抄袭认定的成功经验,由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牵头成立抄袭、“洗稿”内容评判专家团,并与相关知识产权法院、审判庭合作,提供评判意见。一方面,以此保证对新闻综述类撰写模式的规范、认可,避免出现打击抄袭、“洗稿”扩大化情况,另一方面,则对相关争议提供了一个专业的权威平台。

  (作者系民建静安区委会员,上海星漫传播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

建言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